媒体报道

中芯国际上市牵动安防芯片命脉,为何?

2020-07-15 09:00:41 天星科技 2

中国安防作为美国敌视的核心产业之一,从贸易战开打以来一直就面临着芯片断供、停供等问题,在此基础上,随着美国对华为的芯片禁令限制范围进一步扩大,未来安防企业很可能将面临芯片生产难的问题。

而中芯国际就在这个关键节点上,宣布即将在A股上市。继台积电断供华为后,中芯国际恐将成为国内安防厂商芯片生产的最后的防线。

从融资规模来看,以中芯国际发行价27.46元/股,发行16.86亿股计算,本次的募资金额将达到462.87亿元,不但比此前招股书规划的200亿元高出一倍多,也创下了科创板上市公司募资金额的最高纪录。

不仅如此,在超额配售选择权全额行使后,发行总股数扩大至19.38亿股,融资规模超过530亿元,是继农业银行IPO以来,最近10年内的募资王,发行总市值将达2029.09亿元。

一次吃下500多亿,中芯国际靠什么让投资者趋之若鹜?

撑起这么大的IPO市值,不仅代表政府和市场的期待。对于安防行业来说,中芯国际的造芯能力更有着特殊的意义。

“造芯”难,中芯国际或成安防造芯的最后防线

目前来看,中国安防芯片的来源主要有两个:直接购买和找代工厂代工。

随着安防龙头纷纷被列入美国贸易管制清单,来自英伟达、安霸、英特尔、TI等高端GPU、NVR芯片(摄像机的核心显示和智能处理芯片)直接购买渠道受阻,芯片作为智能安防的核心组件之一,将生产命脉白白送给美国人肯定是企业不愿接受的。

此外,虽然近年来安防芯片也在不断往高精尖的方向发展,但还不需要像手机芯片一样追逐7nm、5nm、甚至3nm这样复杂的工艺,相比于动辄几千上万元且体积较小的手机来说,安防摄像机在技术层面拥有的回旋余地会更多。而这也意味着非顶尖的芯片代工厂同样可以承接安防芯片的需求。

目前国内芯片代工主要依靠三家厂商,即台积电、联发科、中芯国际。

而其中靠得住的只有中芯国际。

为什么这么说呢?咱们一个个分析,先说世界第一的芯片代工厂台积电。虽然在2019年华为对台积电的营收贡献由8%暴增至14%,但台积电的第一大客户依然是以苹果(23%)为首的美国企业。

此外,由于芯片制造光刻机的核心软件技术被美国把控,因此台积电无论是从技术还是商业的角度都不可能与美国的政策相悖。

事实也是如此,从美国对华为的芯片限令发布以来,台积电是第一个宣布对华为断供的芯片企业,虽然在这三家企业中,台积电的芯片制造工艺最优秀,但恐怕也是距离中国安防企业最远的一个。

华为与台积电结束合作,标志着台积电彻底向美国靠拢

再说联发科,联发科作为华为芯片的救命稻草,第一时间承接了华为的芯片需求。目前来看,联发科无论是从芯片制造工艺还是从自身的芯片产能来看,都是台积电的最好替代品。

然而选择联发科,同样有个最不稳定的因素,那就是联发科的资产构成。据了解,联发科是拥有美国股份的外资企业,60%的股权掌握在外资企业尤其是美资企业中,创始人蔡明介的持股比例仅为5.5%。

这意味着,以美资为代表的外资企业可以通过操作资本的方式干预联发科的经营,让联发科像台积电一样拒接国内订单。

美资占比过高或成为隐形炸弹

在前两家都有或多或少的隐患的前提下,中芯国际很可能成为国内芯片制造最后的防线。

从资产构成来看,中芯国际的最大股东是大唐电信,持股17%;第二大股东是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地,持股15.76%。两家都是老字号的国资企业,这也就意味着中芯国际是不折不扣的中国企业,受到美国的影响相对较校

此外,中芯国际的创始人张汝京拥有强烈的爱国情怀,在德州仪器工作20年后,2000年张汝京怀着报国之心毅然决然回到上海造厂,从零开始振兴中国芯片制造业。虽然2014年因外资的威胁而离开中芯国际,但中芯国际这份赤子之心却保留了下来。

中芯国际创始人张汝京

目前中芯国际作为内地唯一的芯片制造企业,虽然技术上不及台积电、联发科,但几乎承担了芯片制造业国产替代的全部希望。

即便中芯国际目前不能摆脱美国对于光刻机的限制,但无论是从国家发展还是市场的角度,中芯国际都填补了我国在芯片自主生产领域的空白。而二者对中芯国际的期望也促使其拿下近10年内最大IPO份额。

而对于安防企业来说,中芯国际的出现,给了安防企业芯片生产新的希望。

安防企业芯片构成梳理,为什么国产芯片必须“在路上”?

目前安防市场主要需求5大类的芯片,即CMOS图像传感器芯片、IP摄像头的SoC芯片、后端NVR芯片、模拟摄像机的ISP图像处理芯片、后端DVR芯片。

其中CMOS芯片的主要生产厂家是索尼,国内还有豪威科技等,索尼拥有自己的芯片生产线,且是日企,受到美国的影响较小,国内通过正常采购的渠道即可获得。

而其他四大类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无论是SoC 还是NVR、DVR芯片,高端的国内产品都需要华为海思的芯片(ISP芯片的佼佼者是富瀚微,同样是国内芯片企业),而众所周知海思是芯片设计企业,并没有芯片生产线。

华为海思在国内智能安防芯片领域占有统治地位

而其他诸如寒武纪、阿里、比特大陆等AI芯片企业同样只提供芯片设计方案,需要代工厂生产芯片。

在安防企业中,海康大华也有针对特定设备的芯片设计,但一来这些芯片很难大规模应用在智慧城市这样复杂的项目中,二来海康大华也没有芯片生产链条,同样依赖于代工厂。

对于安防行业来说,把眼光放在中芯国际上,既是给自己留一条退路,也是一种无奈。我们必须承认,无论是视频编解码技术、还是英伟达的GPU、甚至华为海思的芯片生产都要依赖于美国的技术。我们的研发实力很强,但是遇到美国这种科技霸权国家,很多时候一纸禁令下来,我们就要蒙受莫须有的指责和大量的损失。

而为了避免我们拿着图纸却没法生产芯片的窘境,安防行业同样需要中芯国际的支持。

所以无论是从中国芯片产业的发展也好,还是从安防企业自身的发展也好,没有人想因为美国的一纸禁令就前功尽弃,因此培养本国的芯片制造产业势在必行。中芯国际的上市显然牵动了安防芯片制造的命脉。

不过中芯国际在芯片生产上还有两大问题需要解决,那就是光刻机问题和芯片产能问题。

各方慷慨解囊,既是看好,也是看重

在芯片生产的步骤中,光刻机作为其中最重要的生产部件,其技术一直被美国和荷兰掌握。目前美国的光刻机程序应用在所有光刻机的关键步骤,而全球最大的光刻机生产厂商AMSL与台积电和三星签订了竞业协议,只向他们提供最尖端的5nm甚至3nm的光刻机。

光刻机或成国产芯片最大障碍

所以扶植国内自主的芯片制造工艺,是我国人工智能行业发展的必经之路。

7月6日,中芯国际董事长周子学在科创版IPO网上路演与投资者互动交流时,回应了EUV光刻机的采购和超募资金使用情况。

周子学称,设备采购公司依据相关商业协议进行,不对单一设备的采购情况进行评论。他强调,公司目前量产和主要在研项目暂不需用到EUV光刻机。

而根据中芯国际披露的研发进展,第一代FinFET(Fin Field-Effect Transistor 的简称,指鳍式场效应晶体管)14纳米于2019年四季度进入量产,12纳米目前进入客户导入阶段,第二代FinFET仍在研发中。此外,周子学介绍,公司目前主要在研项目12个,包括先进和成熟工艺制程、特色工艺制程的现有项目升级工作和新产品研发项目。

而这都需要市场资本的支持。

除了制造工艺需要不断革新以外,想要为国内企业代工芯片,其产能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根据披露,中芯国际的年产能(约当8英寸)分别为5289113片、5393219片及5482475片,远不足以满足国内市场大量的芯片代工需求。

而这两点也就要求中芯国际快速扩充生产线,提高产能,并为更多的中国芯片企业服务。

综上所述,中芯国际的上市已经成为了各方关注的重点,无论是安防企业还是人工智能企业都急需中芯国际提供源源不断的芯片产能。

毕竟美国前年一声令下就能让中兴狂赔五十亿、去年一纸贸易实体管制就能让海康大华直接跌停,如今又剑指华为,要彻底通过芯片制造彻底掐死中国的高科技企业。

我们是怕了,真怕了。所以中芯国际,如今也就必须肩负起未来中国自研芯片生产的大旗,为安防和更多需要的行业服务。

在此基础上,中芯国际的IPO,牵动着安防和所有芯片设计从业者的心。

电话
产品
资讯
联系